媒体

【法治周末】俄罗斯未被彻底逐出奥运会,仲裁法庭触发体育“冷战”

2016-07-27来源:新闻网作者: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姜姝

        7月24日,国际奥委会(IOC)已决定允许俄罗斯代表团参加里约奥运会,由各个单项协会自己决定是否对俄罗斯运动员实施全面禁赛。

        国际游泳联合会7月25日在官网上发表声明,7名来自俄罗斯的运动员将无缘参加即将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开幕的第31届夏季奥运会。
 
“兴奋剂零容忍”
 
        毫无疑问,体育仲裁法庭发挥效用的源头可追溯自主权国家对于国际体育运动追求公平正义精神的内在需求。确保参加国际赛事的每一位选手都能够公平公正地参与并享受比赛,并对相关的“违规者”进行适宜惩戒,是国际奥委会组设体育仲裁法庭的初衷。
 
        CAS选择了3位分别来自美国、英国和意大利的律师组成仲裁小组。仲裁小组一致决定驳回俄罗斯奥委会和67名田径运动员针对里约奥运会参赛资格的两项上诉。这个结果意味着在国际田联对俄罗斯田协禁赛情况下,俄罗斯运动员将无法参加在国际田联框架下举办的赛事,其中包括里约奥运会;俄罗斯奥委会也无权提名俄罗斯田径运动员参加里约奥运会。

        此次调查发酵始自俄罗斯田径界的兴奋剂丑闻。2014年,一位俄罗斯反兴奋剂前官员向德国ARD电视台爆料“俄罗斯田径界存在系统性使用兴奋剂”的问题。ARD其后播出的纪录片让相关的国际体育组织闻风而动,IOC要求对纪录片涉及的内容“一查到底”。国际田联道德委员会、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随即展开调查。

        经过将近一年调查,WADA在2015年11月公布结果,称俄罗斯田径协会存在“大规模使用兴奋剂、以确保或提高运动员及运动队成绩的作弊行为,这些行为由官员、工作人员和运动员本人实施”。这份报告直接导致国际田联对俄罗斯田协禁赛,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被吊销资格,负责人罗琴科夫辞职。
        
        那时已经有声音要求IOC禁止俄罗斯田径运动员参加奥运会,但很少有人相信这会变成现实,直到今年5月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前负责人罗琴科夫在美国露面,向《纽约时报》提供更多“内幕”,矛头指向2014年索契冬奥会。除了田径,俄罗斯还突然面临无缘奥运会的危险。

        WADA方面则迅速指派麦克拉伦负责调查,短短57天之后100页左右的“独立人报告”就出炉了,其中充满俄罗斯方面如何“更换尿样”等细节。同时,IOC态度也发生变化,甚至称俄罗斯兴奋剂事件不适用“无罪推论”原则。

        如今CAS给出判决结果,又把滚烫的皮球踢回IOC脚下。虽然IOC最终作出了不全面禁止俄罗斯参加里约奥约会的决定,但整个调查过程仍然充满争议。IOC面临着异常艰难的决定。“世界体育大国俄罗斯被排除在奥运会之外”这一议题最初看似异想天开和不合情理,但随着其国内兴奋剂事件进一步发酵,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重重压力,IOC并不轻松。

 
“体育正义”
 
        在CAS裁定结果出炉之后,IOC表态“将对违规行为毫不迟疑地采取能够采取的最严厉制裁措施”。在维护体育正义之路上,早在2015年10月17日在瑞士洛桑召开的“奥林匹克峰会”上,IOC就提出一个设想,应当让兴奋剂检查独立,将反兴奋剂检测独立于体育组织之外,以阻止国家和政府参与有组织的大规模服用兴奋剂。

        今年6月21日,IOC再次提出,在全球建立一个独立于各体育组织之外的反兴奋剂系统,并且在2017年召开世界反兴奋剂特别会议,就兴奋剂的独立检测体系达成实质性的进展。此次IOC的最终决定,也将总体框架定义为,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和其他机构的检测费用转移到WADA或其他独立检测机构。

        这实际上是参照了打击刑事犯罪的侦查、检察和法院审理各自独立办案、互不干涉、公正公平和提高效率的做法,如此,才能最大限度地打击兴奋剂违法。采用最新的科技手段,甚至参与研发新的检测兴奋剂技术也是有力打击兴奋剂违法的有效手段,如果兴奋剂检测实验室达不到要求,就要暂停甚至撤销资格,让服用兴奋剂者无处藏身。

        不可否认,严厉的惩处会减少运动员服用兴奋剂,但是,惩处的最大着力点是公平和公正,更重要的是,创建一个减少和杜绝运动员以侥幸心理服用兴奋剂的制度才是IOC所要进行的最大投入。这比全面禁止俄国运动员参赛的杀鸡儆猴的做法要有效得多。

        事实上,面对CAS的指控,俄罗斯政府与运动员反应激烈,纷纷抨击称,针对他们的禁赛“是对体育正义的犯罪”。俄体育部长穆特科说:“威尼斯人亚洲服永久关闭认为这是一个主观而又没有合法依据的、带有一定政治目**裁决。体育仲裁法庭的裁决侵犯了那些无辜选手的权利……是时候将此事提交给民事法庭了。”

        国际舆论也普遍表示,CAS仲裁的对象、过程和代表性都值得怀疑。欧洲奥委会主席帕特里克·希基认为,美日等国在《麦克拉伦报告》公布前就集体要求制裁俄罗斯,这是明显违反国际程序的做法,也损害了报告的可信度。

        如果禁止俄国所有运动员参加里约奥运会,不只是对清白的运动员不公,也会造成国家之间的不公。按照《世界反兴奋剂条例》,只对确实查出服用兴奋剂的运动员才会予以各种惩罚,对没有查出服用兴奋剂的运动员禁赛,不仅不公,而且无法无据。
 
“体育政治化”

 
        俄罗斯《独立报》7月18日发表题为“在俄罗斯背后实施打击”的文章称,美国是这一事件的始作俑者,抵制俄参加里约奥运会与体育无关,而与对俄实施经济制裁相似,几个国家联合起来,以未经证实的事实为借口对俄实施制裁。
   
        欧洲国家也表示了类似的担忧。德国《图林根日报》指出,体育界已经冷战肆虐,如果俄罗斯被里约奥运会拒于千里之外,将是对普京引以为豪的体育大国的一次重击,俄罗斯将更加肯定“西方的阴谋”。

        体育运动被很多人视为主权国家积极参与国际事务、营造国际关系的一种运动,奥运会也是纯体育赛事,应该更好地理解其精神与魅力。据一位不具名的国际体育运动联合会主席表示,如果禁止俄罗斯参赛,将导致国际奥委会内部大分裂。

        抵制奥运会的背后,是主权国家之间争夺政治空间、经济利益和文化影响力的博弈较量。美国没有参加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俄罗斯4年后缺席洛杉矶奥运会。现在西方已经形成了一条愈行愈远的“体育政治化”路线,运用信息战、心理战、联盟战等各种混合手段对非西方国家进行遏制打压。

        依照《奥林匹克宪章》,公平、公正是竞技体育最为核心的价值观和原则,正是这一点需要IOC极为慎重,也需要任何标榜“国际正义”的大国扪心自问。在很多情势下,不能把对兴奋剂“零容忍”的正义之举升级至政治问题,应该简单地回归至国际规则的权威性、个体公正性的轨道上来。

        过去的经验表明,在涉及国家没有表达意愿的情况下,单凭简单的国际仲裁法庭无法有效解决国际体育争端,很多裁定结果都需要通过谈判方式达成共识。而且,俄罗斯对奥林匹克运动影响力深远,难以通过一两次的仲裁报告对其“关上大门”,重归奥林匹克精神的公平正义对主权国家和国际机构都是重大的责任与担当。

(作者系威尼斯人亚洲服永久关闭政治学院讲师、国际关系博士)

编辑:全媒体中心

阅读次数:1466

(0)
返回原图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